周恩来号召各界人士为恢复经济多提意见

2019-04-04 19:42

眼看民生公司尚在江口停泊的3艘主力轮船和一批驳船、趸船将毁于一旦,童少生心急如焚,夜不能寐。后来,在机务职员韩开弟的启发下,童少生从国民党命令中“自行凿沉”四个字上找到了护船对策。于是,童少生命人偷偷将船底阀门打开,以使船舱进水,当船沉到一半时,再把阀门关闭,这时,从岸上看,船就像沉底搁浅一样。就这样,在童少生的带领下,民生公司滞留在黄浦江内的船舶,终于全部保住了。

据童若春介绍:1962年,周恩来号召各界人士为恢复经济多提意见。童少生对川江航运统得过死、管理僵硬早有看法,便召集航运界人士,对如何改进管理、发展航运事业多次进行座谈,提出“客货运并举,长短航并举”等有益见解,受到政府的重视和采纳。

据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资料载:1937年至1940年,民生公司运输军工器材162800吨,航空油料、弹药、器材30000吨,出川入川部队110万人,难民150万人,其余物竣100万吨。

“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和国家强盛而奋斗!”经过一番思虑探索,童少生选择了一条实业救国的道路。

1949年4月,百万雄师横渡长江之后,解放军挥戈直指上海。国民党准备外逃之时,强行征收和扣押了民生公司的多艘船只,并要求在上海的所有船只开往台湾。

卢国纪在《我的父亲卢作孚》说:“在整个宜昌撤退中,运输军工物资和工业设备器材的担子,完全是由中国轮船承担的,其中民生公司即负担了90%以上,仅兵工器材及航空油弹器材即达20万吨之多。”

精明能干的童少生为民生公司的发展多次出国,联系业务,购买船只。后来民生公司在纽约成立了办事处,他亲自担任主任。利用在美实习的机会,童少生与美国钢铁公司、通用电气公司、美国航运公司建立了较为密切的关系;并分期分批将民生公司技术和管理人员派往美国公司实习,学习先进的技术和经营管理经验。

在童少生的协助下,民生公司总经理卢作孚借助风云激荡的有利形势,沉着应战,提出了“中国人不搭外国船”、“中国船不装外国货”的口号,率先在民生公司的轮船上实行“甲级船员不任用外国人,均由中国人担任”,并任用中国人作船长开先河的用人制度,并尽力提高轮船的服务质量,赢得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好评。

民生公司原业务处经理邓益华之子邓安澜对邓益华和童少生的往事回忆,1984年初邓安澜与卢作孚长子卢国雄在北京为重建民生公司活动时,童少生从成都家里给古耕虞打电话问;“中央对恢复重建民生公司态度怎样?谁在活动这件事?”古耕虞如实向他作介绍。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改革的春风吹遍全国。童少生虽已近耄耋之年,仍壮心不已,迫切希望能对祖国航运业贡献余热。每到北京开会,他必拜访交通部负责同志,推心置腹地谈自己的意见。童少生认为,港口是发展航运业的咽喉,我国港口的现状还不适应对内搞活、对外开放的要求。他还认为,港口设备的现代化诚然重要,但如何组织管理好更为重要。

在中共上海市委地下组织的关怀下,卢作孚随即部署并加紧进行保护船只、财产的工作,指示时任民生公司副总经理兼上海区公司经理的童少生根据情况灵活机动处理,尽最大努力避免民生公司的船只被征用到台湾。

童少生(1903~1984年),重庆人。1950年参加民建,历任民建四川省委主任委员、民建第一届中央委员会委员、第二届中央委员会常委、第三届中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第四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曾任民生公司重庆总公司运务处经理、宜昌分公司经理、重庆总公司业务经理、上海区公司及太平洋公司经理、民生公司副总经理。新中国成立后,任民生公司总经理、公私合营民生公司副总经理、四川省副省长兼交通厅厅长、长江航运管理局副局长。全国工商联第二、三届执委,第四届常委。第一、二、三、四、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届全国政协常委。

圣约翰大学是中国首座全英语授课的学校,这使童少生练就了过硬的英文。1935年,童少生离开破产的美商捷江轮船公司,进入民生轮船公司,开始是给卢作孚当英语翻译,后被聘为业务处经理。正是这次普通的就业单位更换,开启了童少生不平凡的人生经历。

为便于调度和指挥,卢作孚派童少生以重庆总公司兼宜昌分公司名义驻宜昌指挥,统一调配内迁车辆和船只,用22艘轮船和征用的860只木船,冒着日机轰炸,用40天时间,赶在枯水期前,将堆积在宜昌的工业物资和人员抢运入川。

从选择一条实业救国的道路,加入民生公司协助卢作孚组织抗战西迁;到为新中国保卫船只,发展中国的航运事业及发展民营经济作出重大贡献,童少生走出了一条颇为传奇的道路。

1926年,童少生从上海圣约翰大学毕业后,曾任聚兴诚银行营业员。他的整个青少年时代,正值中国内忧外患频仍、经济凋敝、民不聊生的黑暗时期。民族复兴、国家强盛,是当时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梦想和追求。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为了保存工业实力,中国沿海的工矿企业纷纷内迁,并源源不断来到湖北宜昌。1937年底至1938年6月,随着战局不断恶化,上海、南京相继沦陷,武汉亦告危急。1938年10月,国民政府决定放弃武汉迁往重庆,涌向宜昌的货物和难民达到了高峰。只有10万人口的宜昌城被滚滚而来的难民和大量货物挤满,各种滞留人员最多时达到3万多人。随着源源不断的人流涌入宜昌的,还有各种撤至四川的大型设备、器材、军工物资等。整个宜昌城挤满了源源不断的难民和滚滚而来的战时物资,人们焦急地盼望“换乘”,但人多船少,很多人要等半月甚至一个月。从宜昌城区通惠路到船码头,大街小巷都是人。

《民建先贤轶事》载,为了保护轮船,童少生想尽了一切办法与国民党官兵周旋。

抗战胜利后,因民生公司对抗战勋劳卓著,国民政府曾传令嘉奖,授予卢作孚一等一级奖章、童少生一等三级奖章。

在童少生等老一辈民生人的关心下,1984年由卢作孚次子卢国纪重建,经过多年发展逐渐形成了以长江航运、物流、能源和地产为主营方向的大型民营集团。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抓住美国大量处理剩余物资、军用船舶相当便宜的时机,廉价收购了一批船只;也把英国、美国洋行的先进管理经验、营运方法及浅吃水高效率柴油机船型带入民生公司。他还把国外知名航运公司的企业文化与卢作孚创造的“个人为事业服务、事业为社会服务”的民生精神相结合,使公司获得大发展。

童少生后来回忆道:“民生公司船只保卫战,使我和中国共产党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

一直拖到5月23日,国民党政府下达了最后命令:黄浦江口内所有船只一律自行凿沉,否则将用炮击毁。

童少生之女、民建四川省委副主委、民建成都市委主委、成都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童若春撰文说,1949年,国民党政权在土崩瓦解之际,企图炸毁停泊在长江港口的民生公司的船只,妄图达到阻止人民解放军进军的目的。在此时局大变动之际,时任民生轮船公司副总经理的父亲对共产党的政策尚不了解,疑虑重重。人民解放军渡江之后,上海中共地下党组织与父亲建立了联系,并向父亲讲明了共产党的政策,要求他保护公司财产,不让任何人破坏转移。父亲在多次与中共地下组织秘密交往中疑虑尽释,决心保护公司财产,粉碎国民党的阴谋。